两次世界大战之后巴黎银行业根基动摇法国如何重建巴黎市场?

当银行业和市场面临重大变化时,巴黎的适应能力以及探寻新的发展方式的能力如何?第一次世界大战在很大程度上动摇了巴黎银行业的根基,并使其国际重要性大大降低。

面对来自比利时、英国、德国甚至(自从20世纪20年代以来逐渐增强的)美国银行的竞争,我们要问的是:巴黎的银行业和金融市场是如何成功渡过这些戏剧性的难关,不仅得以幸存而且从中得益的?

主要的挑战是,与其他竞争对手,尤其是与伦敦相比,巴黎在培养海外企业精神的市场组织方面,在风险的掌控能力方面,以及在国家立场上的利益关注和在商界所追求的市场份额、利润和法国之外的影响力之间的微妙平衡方面的竞争力的评估。

在两次世界大战之后,巴黎都面临着重建其经济和金融资源的艰巨任务。巴黎的银行市场也参与了这一重建过程,但是这并没有以丧失它的国际影响力和国际参与程度为代价。

战毁地区的重建是政府的首要任务。因此在1918年到1928年间,除了帮助公司处理在外国投资的有限资本之外,其他的资本出口被禁止。但是,法国政府同样将法国法郎和法国财政的重建列为高度优先的任务。银行不得不将其流动性投资于对国库券的认购,并推动客户对国库券的认购。即便是在实现和平之后,为了弥补预算赤字,国库券的发行规模越来越大,而德国的赔款一直悬而未决。

在1923年10月和1924年3月,通过向法兰西银行总计再贴现142500万法郎,银行体系为支持国家,向财政出借了大量现金。银行系统与法兰西银行一起促进了国债的购买(1920年一年国债购买量就达160亿法郎)。对中产阶级的储蓄的动员仍然保持很强的势头。

与此同时,通过将储蓄银行的大量资产存货投资于国债和债券,法国信托局强化了它所发挥的关键作用。为了对法国的金融状况进行重组,在彭加勒总理的努力下,在1927年,1928年和1929年完成了几次重要的发行,国库券存在与国债进行整合的必要。这一过程同样为巴黎银行系统提供了重要的业务机会。

在任何情况下,巴黎的国际银行市场必须在捍卫法国法郎的战斗中扮演重要角色。一方面,当银行的外汇部门帮助客户和公司将法郎兑换为外国货币而获利的时候,银行扮演着相反的角色。尤其是在1922-1923年和1925一1926年间,一些储蓄银行的分支行从这一业务中获得了巨大的利润和佣金收入。

政府当局对于这类交易的信息知之甚少,尤其是在1922一1923年间,它们需要时间理解这些现实情况。1922年法国为了支持外国银行辛迪加向法国提供外汇(价值333800万金本位法郎),不得不寻求摩根的帮助,这就是巴黎的银行系统因外汇匮乏而显示出不足的一个证明。

1924年这一笔著名的“摩根贷款”(信贷额度为10000万美元)向法国政府提供了赖以度过危机的外汇一同时,伦敦的拉扎兹银行也向法兰西银行提供了一笔400万英镑的贷款。后一笔贷款在三个月之后很快到期,而前一笔贷款在1924年之前更新过两次,随后转变为一笔由摩根在纽约发行的长期贷款(25年)。

在法国为重建法郎而斗争的时候,巴黎的银行系统也证明了它们的作用。1925年拉扎兹银行在为法国管理国家账户中摩根贷款的首笔1000万美元外汇时,成功地将其逐步兑换为法郎。在1925年6月之后,拉扎兹银行在法兰西银行中保持了950000英镑的储备。

最后,1926年5一6月间,拉扎兹与左翼政府达成协议,扩大它的业务范围。它售出摩根贷款所提供的外汇并转换为法郎提供给财政部,财政部因此可以用这笔款项偿付它的短期债务中的很大一部分;与此同时,银行系统也为那些出于爱国的原因而在外国市场购买外汇的实业家提供信用支持,法兰西银行也为这些银行提供了一定规模的再贴现(1926年5月)。

另一方面,法兰西银行成立了一个全新的外汇部门,这一部门中有一个专家是从里昂信贷借调到中央银行的经理。1926年8月7日颁布的一个法令以及9月16日的协议使得法兰西银行可以代表财政部在国外买人外国货币并管理外汇。

从1926年8月开始,在公众公司或友好企业家的帮助之下,财政部已经积累了相当于222400万法郎的外国货币(英镑、弗罗林币、瑞士法郎、美元),并计划在1927年3月时再买进价值290000万法郎的外汇(大约9900万英镑)。在1926一1928年之间,巴黎银行市场积聚起了反攻的力量:银行娴熟地玩起了法郎。

它们在1924年6月通过购买国库券借款给财政部(97500万法郎),然后再向法兰西银行贴现;银行系统与法兰西银行携手,帮助政府度过风暴,并稳定法国法郎在国际市场上的流通。因此,巴黎市场显示出了某些团结、信息交流和辨识投机的能力。法兰西银行和其他银行在外汇市场上积累了新的技能和经验,并增强了在外汇市场上的影响力。

法郎贬值造成某些法国公司的股权资本相对便宜,所以为了荷兰、比利时和德国金融家及银行家在这些法国企业股权资本上的投机行为,银行家、金融家和实业家经常为了共同的事业携手合作,从某种意义上讲,这证实了社团意识的存在。

有些实业公司,甚至里昂信贷都不得不通过干预金融市场(通过辛迪加买进股票),通过圈内人认购的带有双重投票权的股票帮助管理层,并防止敌意的收购。即便如此,法国银行家也未能阻止英国和意大利的投资者在1921至1923年取得国际卧车公司的控制权。

法国刚从德国占领之下解放出来就开始挣扎着重建其经济和金融市场。最初,银行系统一定感受到了行政经济的束缚一为了迫使它们购买国库券以满足国家的短期资本需求(例如1948年规定了购买国库券的最低比例),政府一刀切地对它们强加了许多限制。当然,在此期间银行系统也抓往机会,在儿次国债销售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如1952年著名的皮奈贷款和1956年的拉马迪埃贷款。随着通货膨胀得到控制,储蓄开始增长,经济发展获得了动力,并出现了可以投资的资产,巴黎的银行市场逐步恢复了它的投资力量。1954年到1962年间金融市场的复活是一个真实的、多元化的巴黎市场的重生,只不过这次巴黎市场的振作纯粹是出于实现本国目标的需要。

与此同时,银行体系积聚了相当多的资源,为进口提供资金,为法国经济和国际联系的重建做了很大的贡献。从1940一1942年间为维希法国从海外进口,以及1941一1944为了法国的自由从伦敦和非洲进口提供融资的努力中可以看到,巴黎的银行体系在进口商品和原材料,如纺织品(亚麻、羊毛和棉花)、橡胶或油脂产品的辛迪加中参与程度较深。

因为与其伦敦的姐妹行关系亲密,拉扎兹银行领导了许多此类在海外筹集外汇以满足进口需求的辛迪加;而这些辛迪加的信用提供者主要是受到了政府管制的伦敦机构一1939年政府实施了外汇管制(并维持到20世纪70年代)。这说明在巴黎有一种共同的责任意识,并由此证明巴黎银行市场得到了重生。

任何在伦敦从事贸易和外汇交易的法国银行一法国兴业、里昂信贷、法国国民工商银行分行、巴黎国家贴现银行的子公司、英法银行一都在为客户取得外汇并拓展它们的汇兑服务。它们为法国的工业公司用英傍支付通过英国购买的原材料(羊毛、橡胶、锡和棉花)提供了便利这一挣扎也确实收到了成效。

也就是说,当贸易逆差很大的时候,通过借入外汇满足进口需要直到出口可以增长。当然,外汇的获得必须感谢美国的援助(1946一1947年的短期融资,197-1948年的中期援助,还有马歇尔计划)。

Related Posts

让理论经济学家抓破了头也解决不了的阿莱悖论到底是什么?

过去的几十年里,经济学与数学越来越密不可分,它们的发展…

关于阿贾克斯的前锋阿莱你必须知道这些事实

本赛季的欧冠联赛,相信所有人都听说了塞巴斯蒂安·阿莱这…

曾用“反垄断”搅黄英伟达收购 ARM微软买动视暴雪面临相似尴尬

严格的反垄断审查让谷歌和 Meta 等主要科技公司对大…

90后小伙辞职摆摊三年赚取100万

在餐饮市场流行的时代,很多人把目光投向餐饮业。什么清华…

WWE邪神与魔女未来五大惊喜剧情大曝光两人终极一战不可避免!

北京时间2020年10月19日消息,今天知名摔角媒体P…

墨西哥美女歌手40岁没有变老3D曲线身材依旧魅力十足

今天就不吊大家胃口了,今天要介绍的人,她就是阿莱达努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